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錦堂歸燕 >

我的世界plot指令:第九百八十三章 殺念

    一個人對另一人的愛意是如何都藏不住的。就算什么都不做,不說,眼中流轉的光芒也能讓人一眼便看出其中的感情,更何況他們二人如此溫馨的互動?

    陸衡昨夜徹夜未眠,只要一閉上眼,就是秦宜寧轉身前那嫌惡鄙夷的眼神。她已徹底誤會了他,也不肯聽他的解釋了。

    逄梟不就是替她布菜嗎?與他帶給她的痛苦相比,這又算的了什么?若是秦宜寧肯答應與他在一起,他對她的疼愛絕對要比逄梟多上百倍千倍,最要緊的事他不會害得她失去親人,失去孩子,讓她承受生離死別之苦!

    可是就算他對她再認真,她依舊只看得到逄梟,不肯給他機會,就算他那么好的條件擺在她的面前,她也不肯答應!

    當陸衡看到秦宜寧也給逄梟布菜,還對著他笑的那般溫柔時,他的心就像是被人掏出來用力的搓揉,揉的鮮血淋漓還不肯罷手。

    也許皇后今日讓他們一同來赴宴,只是想表示公平。不想讓他知道她曾經單獨宴請過逄梟與秦宜寧。

    可是這般親眼看著他們夫妻二人甜甜蜜蜜,對于陸衡來說簡直是最大的煎熬。

    陸衡面無表情,食不知味的隨意吃著菜。

    而卞若菡早已快咬碎滿口銀牙。

    那*做出那樣的事,竟然還能得到忠順親王的寵愛,難道王爺瞎了眼?還是說男人都只在意秦氏的外表,其他的根本都不在乎?

    再看秦宜寧,笑的那樣幸福甜蜜,在這樣的宴會上,忠順親王那樣偉岸的男子竟然肯屈尊照顧。她卞若菡到底比姓秦的差在哪里?她的男人世家出身,論容貌氣度才華學問,哪里比不上逄梟?

    可她雖然嫁了個好男人,她的男人卻不肯如逄梟照顧秦宜寧那般去照顧她。

    卞若菡咬著牙,給陸衡也夾了一筷子菜。

    可陸衡手上動作一窒,就嫌惡的別開了眼,只當碟子里沒有多出東西來。

    卞若菡的臉一瞬漲的通紅,是氣的,也是羞的。

    人忠順親王與王妃那般恩愛,陸衡卻演戲都不愿意與她演,她堂姐可在上頭看著呢,皇后娘娘也在場,陸衡這般不肯給她體面,讓她往后在人前如何立足?

    宴上的氣氛因此而變得詭異起來。

    皇后在首位,哪里會看不到這兩對的動作?一邊恩愛如初,一邊卻仿佛陌生人。這與她最初預想的場面大相徑庭。她原本想著,陸衡就算記恨卞氏將他的事說出來,面上的功夫還是要做的,在逄梟面前定然不能讓自己丟了體面,自然會比照著做出親密的舉動來,這樣讓秦宜寧瞧著也能死心。

    可誰想到,事情會發展成了現在這樣?

    皇后愁的食不知味,事情沒有達到預期效果,莊嬪背后必定會來找她,到時又要多費唇舌,真是膩味的慌。

    想起當初在宮里,卞若菡就不停的找麻煩,曾經鬧的圣上都龍顏震怒了?;屎蠖員寮業吶∠笠哺諾淞斯鵲?。

    一餐素宴用罷,皇后吩咐上茶,眾人吃了茶,逄梟便起身告辭了。

    皇后笑道:“本宮已經讓人去將王妃的行裝整理妥當了。這些天陪著本宮吃齋念佛,王妃著實辛苦,回去之后好生休養著?!?br />
    “能夠陪伴娘娘鸞駕是臣婦的榮幸,哪里談得上辛苦?多謝娘娘的體恤之恩?!鼻匾四ψ判欣?。

    皇后擺擺手,示意她可以隨著逄梟去了。

    事情就這么完了?

    卞若菡瞪圓了雙眼,著急的看著莊嬪。

    怎么皇后對待秦宜寧還是那般溫柔可親的態度,甚至不打不罵的,還賜了一餐飯才放她離開。

    那她的冤屈又怎么辦?她難道白與陸衡吵鬧了那一???

    皇后如此做法,讓卞若菡心里著實怒火中燒,不等逄梟與秦宜寧走遠,卞若菡已經快步上前急切的叫了一聲:“皇后娘娘!”

    站在皇后身后的莊嬪心里咯噔一跳,趕緊給卞若菡使眼色。

    皇后的做法就已經是一種明確的表態了,此時若聰明人,就該輕輕放下,不該再糾結此時事,卞若菡卻忽然蹦了出來,她要做什么?難道她還想將最后的一層遮羞布也扯掉?

    莊嬪雖然*后不給卞家的女兒做主,卻也能理解皇后不愿意攙和進桃色事件之中的心情,皇后不表態,她也能夠壓的下心里的想法。

    可是卞若菡若是在皇后跟前一鬧開,就等于將皇后逼上風口浪尖,逼迫她做抉擇!

    如此一來,即便今日皇后即便做了決定,在忠順親王面前她所作的決定對秦氏也必定造不成什么太大的傷害,但是反過來,他們在皇后心目之中的位置可真就一落千丈,往后恐怕在也找不到機會重新博得皇后的重視了。

    莊嬪一瞬間心念電閃,忙笑著道:“忠義伯夫人想來也是想回去休息了?”

    陸衡也不想讓卞若菡丟人現眼,笑著道:“既如此,皇后娘娘,臣與拙荊也告辭了。娘娘為民祈福辛苦,今日也早些休息吧?!?br />
    皇后暗自松了一口氣,笑著點了點頭:“去吧,去吧?!?br />
    陸衡就一把攥住了卞若菡的手腕,面上帶笑,手上卻使勁的將人往外拉。

    卞若菡疼的臉一下就白了,卻不想在秦宜寧的面前丟臉,就只能強迫自己忍耐著。她的心思都用在了忍痛和氣憤上,又被陸衡拉扯著走出了屋子,就已失去了去找皇后評理的機會。

    看著一行人都走遠了,皇后終于放松了坐姿,摸了一把額頭。

    她一看到卞若菡出來,心就提到嗓子眼,幸而莊嬪和陸衡的反應都不慢,才沒讓卞若菡當場將此事說出來,否則她又該如何處置此事?

    莊嬪知趣兒的沒有多問,行禮道:“娘娘辛苦了,嬪妾不擾娘娘休息,嬪妾告退?!?br />
    皇后從鼻子里冷淡的哼出了一聲算作回應。

    這樣的反應在平日里皇后是做不出的,今日也著實是讓卞若菡氣到了,在聯想莊嬪的做法,堵著氣才會如此。

    莊嬪驚恐的心臟狂跳,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回去便想著怎么要給卞若菡傳個話,這件事往后再不可提起。

    而逄梟帶著秦宜寧撐著傘來到馬車旁邊,冰糖和寄云已經將一切都預備停當,兩人臉上都是輕松的笑容。

    秦宜寧笑道:“回家了,這下就不愁認床了?!?br />
    逄梟扶著秦宜寧的手上車,湊近她耳邊低聲道:“是愁認床,還是愁人床上的人?”

    秦宜寧霞飛雙頰,狠狠瞪了他一眼:“沒個正經!這是在外頭,你就胡說八道!”

    逄梟受教的點點頭,“那回去再說?!?br />
    秦宜寧臉上紅透,不敢去看冰糖和寄云的表情,氣哄哄的坐進了車里。

    逄梟也上了車,緊挨著她坐下。

    冰糖和寄云忍笑忍的臉都漲紅了,兩人都不打算去打擾王妃和王爺相處,便上了后頭湯秀趕的一輛馬車。

    一行人緩緩的駛離別苑,直到馬車遠遠地消失在雨幕之中,陸衡才面無表情的收回眼神,將車簾放下。

    他的身邊坐著正捂著臉嗚嗚哭泣的卞若菡,煩擾的他頭都跟著疼起來。

    “我已經說過了?!甭膠獾納粑潞?,音量并不高。

    卞若菡緩緩的抬起頭,淚眼朦朧的看著陸衡。

    陸衡笑了笑,“我說過,這件事本就是你自己無中生有,不許你再鬧??蠢茨閌峭??!?br />
    陸衡雖然在笑,可是卞若菡的眼中,他現在的笑容卻陰冷的仿若地獄爬上來的惡鬼!

    “我,我……”卞若菡聲音顫抖,一時張口結舌,不知該說什么。

    陸衡道:“我說的話,你全當做耳旁風,你執意如此,往后我也幫不了你。你自求多福吧?!?br />
    一句自求多福,就像宣告了卞若菡的死期一樣。

    她搖著頭,本以為自己的聲音很大,可是出口的話卻幾乎是尖銳的氣音,“你不能這樣對我!”

    “怎樣?我怎樣對你了?”陸衡微笑,轉而將車窗推開一個縫隙去看倒退的街景。

    濕冷的空氣進入了馬車之中,卞若菡打了個哆嗦。

    她咬著牙,喃喃道:“為何會如此,明明是她勾引你,我明明抓到了她與人通奸,她還要殺了我滅口,為何你不肯相信我,為何皇后娘娘也不肯為我做主!”

    陸衡閉上眼,“你無憑無據誣賴他人,反倒還有理了?我勸你安生一些吧。否則我是真的不介意再續弦一次。連你這樣的破落戶我都能忍受,隨便續弦一個,許都比你要好的多?!?br />
    “你!”卞若菡淚水撲簌簌的掉,隔著眼淚狠狠的瞪陸衡。

    陸衡卻已將卞若菡的事放下了。

    一個擅長作死的女人,并不能熄了他對財富和權力的欲望,寶藏就在眼前,偏生這么多雙眼睛盯著,好容易想到上疏圣上的辦法,假以時日便能夠光明正大的調查石材了,偏烏特金可汗要來,還要讓他護送。

    怎樣才能轉變這窘境呢?

    秦宜寧回了家,好好洗漱一番便睡下了。

    次日清早,秦宜寧起身時,逄梟都已去練了一趟拳回來。

    兩人一同用早飯,冰糖就快步進來道:“王爺,虎子有要緊事稟告?!?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我的世界地图种子 www.pqubb.ic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