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錦堂歸燕 >

我的世界现实版凋零:第二百九十八章 賢內助

    “虎賁軍是王爺多年來經營的心血,我不能讓人平白的占了去?!鼻匾四⑻舸澆?,杏眼中充滿自信的光芒,晶亮的駭人。

    她胸有成竹的模樣,讓謝岳莫名想起了已經快馬加鞭趕回京城的王爺。

    謝岳的神色之中就多了幾分認真。

    秦宜寧又道:“要想訓練單獨一人尚且不易,何況是一支十萬人的軍隊,虎賁軍不但單兵作戰能力出色,且陣法出眾,治軍嚴格,這樣的虎狼之師,握在王爺手中是自保的盾牌,放在別人手里就有可能是殺人的利器,那位左大人的本事真有這么大?我看他無非是得了圣上的心罷了,我就要他失去圣心!”

    “秦小姐的意思?”

    “王爺趕回京繼續裝病,以此法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著實風險太大,即便此番能夠僥幸過關,圣上也已經知道了王爺調兵之事,只是沒有當面抓住罷了,心里的疙瘩已經形成了。如此一來,圣上對王爺的提防和算計怕會變本加厲?!?br />
    “可是事情已成事實,難道秦小姐想到了對策?與您方才說的放走左進偉的奏報有關?”

    “嗯?!鼻匾四器鏌恍?,便叫了謝岳到近前,低語了幾句。

    謝岳越是聽,眼睛瞪的就越大,最后已是用崇拜的目光來看秦宜寧了。

    “秦小姐不愧是智潘安之女,如此謀算,老夫自愧不如?!?br />
    “哪里的話,此番還要仰仗謝先生的易容術?!?br />
    “老夫雕蟲小技罷了,能幫得上王爺,也算沒有白學了這一手?!?br />
    秦宜寧笑著點頭。

    謝岳想著秦宜寧的計劃,也笑起來,一掃放才見面時的怨怪,對秦宜寧的態度變的極為敬重。

    秦宜寧等人并未立即回去,而是讓謝岳為她略作改扮,易容成了一個面容普通的青年,換上了虎賁軍的軍服。

    連小粥在一旁看的驚訝無比,不住的用手去拉面前“陌生青年”的手。

    秦宜寧安撫的笑一笑,道:“小粥乖,現在有壞人要算計姐姐,姐姐不得不改扮城這樣,待會兒進了軍營,你在外人面前就裝作不認識姐姐,不能叫出聲來,知道了嗎?”

    連小粥聞言連連點頭,雙手捂著小嘴,還故意別開眼不去看秦宜寧:“我不說?!?br />
    秦宜寧被她如此稚氣又可愛的舉動逗笑了,摸摸她的頭道:“真乖,等到了軍營沒有別人,你就跟著我。現在你先跟著這位叔叔。到時若有人問你是誰,你知道怎么回答吧?”

    連小粥重重的點頭:“知道?!?br />
    秦宜寧就混在了方才搜山的那一波虎賁軍的隊伍里回了軍營,而這一支隊伍今日搜山的成果,只是見到了一個獵戶家的小女孩,并未尋到忠順親王心心念念的那個人。

    %%%

    左進偉早就看到了山上著了火,也聽見了那數十聲響箭聲,一直抱臂在軍營口冷眼旁觀著這群將他當成空氣的虎賁軍。

    忠順親王好大的本事!

    圣上卸了他的軍權,都已將虎賁軍交給他了,逄之曦竟敢抗旨不尊私自調兵,來他的軍隊里橫插一腳!

    他的奏報圣上到現在還未批復,左進偉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就催著身邊的親信:“將逄之曦私自調兵的奏報,快馬加鞭再送一份出去!”

    “是。將軍!”

    親信立即聽命去辦。

    看著營帳中井然有序的虎賁軍,左進偉環視四周大營,冷笑了一聲。

    逄之曦如何就在此處,不知是藏身在那個帳篷里,若是被他逮住,必定有他好看!

    左進偉思及此,心下一陣得意。

    傍晚,左進偉吩咐人備了酒菜自斟自酌時,忽而有副將來到營帳前稟告。

    “將軍!忠順親王要見您!”

    左進偉噌的一下站起身,酒囊掉了也不自知,“真是奇了,他不是藏的很深嗎,怎會想起要見我?”

    “末將也不得而知,不過才剛末將聽命前來時,見忠順親王似乎重病,臉色很是難看?!?br />
    “重???難不成是惦記著尋他的小情兒,連尋了這么多日都找不到人,就愁的生了???”

    左進偉嘲諷的大笑出聲,“殺人如麻的逄之曦竟然也是個癡情種子,真是想不到,哈哈哈!”

    左進偉狂放的笑聲離著營帳很遠就聽得到。

    他也著實是憋悶了太久,好容易才尋到一個發泄的機會。

    “好!本將軍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要玩什么把戲!先前還躲著我,這會兒卻主動要見我了!”

    副將見左進偉神情亢奮,便笑著道:“許是那位也有力所不逮之事,想求您幫忙呢?!?br />
    “哦?”左進偉略微一想,就聯想到了圣上的身上。

    想來逄梟是知道自己私自調兵之事必定會觸怒圣上,懼怕圣上雷霆之威,這才想求他幫忙美言幾句?

    如此想著,左進偉就帶著副將離開營帳,由副將引著大步往逄梟所居的營帳而去。

    一撩帳門,就聞到一股撲鼻而來的苦藥味兒。

    只見“逄梟”躺在行軍床上,凌頭發凌亂,臉色極為難看,身上裹著三層厚實的被子,可他看起來似乎還是很冷。

    一位身材瘦小,略微駝背的青年副將立在旁邊伺候著,用帕子蓋在了“逄梟”的額頭。

    左進偉收斂方才的狂傲之色,拱手行禮道:“末將參見王爺。這些日在軍中并不曾見王爺,還以為王爺躲著末將呢!”

    說著話,左進偉唇角禁不住揚起一個嘲諷的笑。

    踏上的“逄梟”無力的搖搖頭,“本王原是奉了圣上旨意帶兵出來操練,誰知道到了此處,卻身染重病,操練之事也做不成了。如今本王是有心無力,接下來還要勞煩左將軍帶領這些人馬回京要緊?!?br />
    他的聲音沙啞的不似人聲,聲音也極為微弱,話音方落就咳嗽了起來,臉色看起來就更加蒼白了。

    左進偉心中暗笑,這人要是一病不起一命嗚呼才好呢!

    但面上依舊露出關切的表情,“王爺千萬保重身體,回京之事只管交給下官來做?!?br />
    “如此,就多謝你了?!庇質強人?。

    左進偉不想聞藥味兒,索性就退出了屋子,隨行的副將也跟著離開了帳子。

    一路回到自己的帳中,左進偉才放松的大笑起來。

    “真是好笑,到了這個時候,姓逄的居然還死不悔改,說什么是奉旨帶兵操練?根本就是想蒙騙本將軍!他這是假傳圣旨!”

    “是啊,想不到忠順親王如此大膽,違抗圣旨,私自調兵,如今又假傳圣意,我看他根本就是有謀反之意!”

    左進偉重重點頭,“不行,既然本將軍發現了他的狼子野心,就決不能姑息,這件事一定要告知圣上!”

    左進偉去預備筆墨,飛速的又寫了一封密報,將逄梟方才“假傳圣旨”的場景詳細的給圣上描述了一番,最后還道:“忠順親王恃寵生嬌,居心叵測,自恃虎賁軍主帥,私自調兵在前,假傳圣旨搪塞過關在后,根本就是藐視圣上,還望圣上早做防范!”

    撂下筆,用蠟封了信封,就命人往京城送去。

    “這一次,圣上也容不下這他了!”左進偉覺得解恨的很,暢快的喝了一杯酒,又笑起來。

    而此時帳篷中,“逄梟”早已掀開了沉重的三層被子,下地又對著水盆上的倒影照了片刻,隨即轉回身對著謝岳道,“謝先生大才!想不到您的易容手法如此出神入化!而且吃了藥之后嗓音都能改變?!?br />
    剛才面見左進偉,胡扯出一番“奉旨操練”之語的,自然是易容成逄梟的秦宜寧。

    謝岳擺擺手,謙虛的道:“您過獎了,這不過是障眼法罷了,也虧得您一直躺著,若是坐起身來可就漏了餡兒,身高可不能騙人?!?br />
    秦宜寧笑道:“不打緊,等啟程了,我就稱病,乘車回京也就是了。觀方才左將軍的神色,想來此時彈劾王爺假傳圣旨的密奏也已經發出了?!?br />
    “是?!斃輝佬Φ?,“我特地命人不要攔截,兩封密報前后都已經發出了。如此一來,左進偉就等于已經邁進了您設的局中?!?br />
    秦宜寧道,“圣上是謹慎之人,無完全把握輕易不會動作,是以他即便得到消息,為免進入圈套,也輕易不會去搜查王府,第二封奏報到時,圣上就更加確定王爺不在王府,必定會等著拿王爺個‘人贓并獲',圣上胸有成竹等待的這端時間,正好為咱們所用?!?br />
    “正是如此?!斃輝澇扌淼牡?,“秦小姐著實好計謀,圣上猶豫的這段時間,就足夠讓王爺趕回王府繼續裝病了。就算圣上真的去搜查王府,咱們也萬無一失。

    “而圣上若不搜查王府,相信了左進偉的第二封奏報,確信了王爺就在軍營,就一定會等著這兩萬虎賁軍回京之時,從軍中將王爺拿住,抓他個私自調兵的現形!”

    “可我怎會讓他們在軍中拿到王爺?到了京都我就卸去易容,他們就算把軍營翻過來也找不到人,到時候,是誰欺君,還未可知!”

    秦宜寧冷笑了一聲。

    自己的認定的人,自己不護,難道要等旁人來護?有人想算計逄梟,也要先過了她這一關!

    左進偉想撿虎賁軍便宜?那也要他有這個本事!

    謝岳已經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恭敬的對秦宜寧掃地一禮:“王爺原本趕得太急,也來不及深思,如今有了秦小姐的計謀,咱們就萬無一失了!”

    他現在已經是徹底服氣了,就知道王爺選人的眼光是不會差的!什么仇人之女?現在看來,秦家女兒分明是賢內助的最佳人選,這謀算,若不留神可能王爺都得被算進去!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我的世界地图种子 www.pqubb.ic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