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縱橫圖 >

我的世界怎样驯服马:第二百三十三章 波瀾再起

    崔皓的一番回答,使李釋之汗濕衣背,崔皓這后生到底知道多少,暗地里又查出什么了呢?

    荀謀聽罷崔皓的回答,卻冷笑一聲道:“崔大人,這無非就是巧合,說明不了什么吧!也許這三個人已經被放出去了呢?”

    漢帝也道:“對??!偷別家耕牛,也不是什么死罪,放了也有可能?!?br />
    “臣原本也是這么想的?!貝摒┘絳鸕?,“但是案卷記載的分明就是不知所蹤?!?br />
    荀謀道:“那也許是這三個母子的家人賄賂了看守的獄卒,暗地里偷偷把人放了呢!”

    崔皓朝著荀謀一揖,“荀將軍說得也不無道理,但是誰會冒著沙頭的風險私自放人呢?而且偷耕牛也不是什么死罪,關押幾日也就放出去了。更何況……”崔皓凌厲的眼神射向李釋之,“這三個母子并沒有其他家人,哪里還有人為他們去打點呢!”

    李釋之抬眼之時,正好跟崔皓四目相對,被他堅定的眼神嚇一跳,緊張得微一后仰,察覺不對,又馬上整襟站定,一副鎮定自若的模樣,然后不屑一顧道:“這不過是你的一面之詞,將那三個母子失蹤一事跟吳家另外三具尸體聯系在一起,真正是牽強附會?!?br />
    崔皓義正言辭道:“那看守的兩個獄卒因何也在同個時間失蹤了呢?”

    崔皓一語言罷,朝堂內一片嘩然,所有人都十分震驚,太子劉衍幾乎目瞪口呆,舅公如果真的與此事有瓜葛,恐怕是難逃一死??!

    陸佐此刻卻萬分焦急,崔皓的今日的行動實在讓自己措手不及,恐怕就連李釋之也有同感。陸佐此刻左右為難,不知該不該為李釋之說話,可是如果真的開口,那可就里外不是人了,有可能幫不了忙,反而還會讓自己的計劃落空,可是如果不幫忙,那豈不是豬狗不如了么?

    荀謀雖然驚詫,但還算鎮靜,他緊跟著問道:“獄卒失蹤,難道就能證明那三個母子被人做了手腳嗎?誰人不知丞相大人素以剛正不阿著稱,你這分明就是捕風捉影?!?br />
    宣政殿內漸漸恢復了平靜,但眾人此刻都屏息凝氣,那緊張的氣氛,仿佛一會兒自己隨時可能也跟著掉腦袋一般。

    漢帝反而出奇的冷靜,他在靜靜的觀察和權衡,沒有憤怒,也沒有震驚,這一切仿佛與他無關,他只是淡淡地問李釋之道:“國舅,你可知道此事?”

    李釋之一怔,繼而有點恍惚地答道:“此事……臣有所耳聞,但此事……與臣無關,而且事情始末與崔大人所說也有所出入?!崩釷橢⑾腫約河行┦?,瞬間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繼續答道,“據臣所知,那兩名獄卒早在之前就已經向府衙提請休致,想來應該是回鄉了,臣也不知何來失蹤一說?”

    漢帝眉梢一挑,脾氣似乎很快就會爆發,冷峻的眼神再次落在崔皓的身上,“崔愛卿,你作何解釋???”那口氣像是在等著一個滿意的答復,否則有可能就會馬上雷霆大怒。

    崔皓不慌不忙冷冷一下,道:“陛下,丞相大人當時身為大理寺卿,竟然連事情原委都沒有搞清除,實在是罪加一等!那兩名獄卒當年正值壯年,有何理由休致!”

    “你……”李釋之又氣又急,已經有些面紅耳赤,回頭指著崔皓的鼻子直接責問道,“本相一向光明磊落,豈容你放肆。崔皓,你這是出言不遜、以下犯上,按我朝律例,應當立即庭杖二十?!?br />
    其他官員見狀,也紛紛隨聲附和,“陛下,應將崔皓當庭杖?!彼布?,殿內又沸騰起來。

    大殿角落里站著的陸佐,也萬分焦急,看來崔皓一定有十足的把握扳倒李釋之,否則一想謹慎的他,是不會如此頂撞上司,更不會當著皇上和太子的面,讓國舅下不了臺。

    “肅靜!”漢帝深沉的嗓音,殿內緊跟著恢復了平靜,漢帝饒有興致的繼續問,“崔愛卿你可有證據?如果沒有,那就難逃杖刑了?!?br />
    “有……”

    崔皓簡潔利落的回答,讓在場的官員一怔,大家面面相覷,這件案子已經過去十二年了,哪里還有證據?這個崔皓不可能真的從哪里搞來了證據吧?劉衍、徐秉德等人已經急得滿頭大汗,李釋之更是嚇得面色鐵青,目光無神,雙手在寬大的衣袖里瑟瑟發抖。

    漢帝眉頭一皺,難道情況真的屬實?不禁道:“崔皓,你身為刑部尚書,如果是誣告誹謗,可知何罪?”

    崔皓信誓旦旦一拱手,道:“一清二楚!”

    “那就把你的證據呈上吧!”

    “臣所說的證據,就在宮外候著!”

    “人?”漢帝凝眉道,“難道是當年的那兩個獄卒?”

    “陛下圣明!”崔皓胸有成竹道,“但不是兩個人,而是其中一個?!?br />
    一語言罷,殿內再次炸開鍋,紛紛議論了起來。李釋之的腦袋“嗡”的一聲,緊接著開始天旋地轉,他一臉的疑惑、震驚、無奈、恐懼、焦躁,心內五味陳雜,只得直愣愣地埋著頭,完全不敢直視周圍其他人的眼神。

    太子劉衍也手心直冒汗,難道舅爺這次真的會栽一個大跟頭?怎么辦?是該袖手旁觀以圖個明哲保身?還是為舅爺據理力爭?或者說是求情?

    “一個?”漢帝疑問道,“還有一個呢?”

    “一會兒來人,陛下可以親口問他?!?br />
    “宣……”漢帝當即下令道。

    宣政殿內此時又如一潭死水,所有人都在等著答案的來臨,等著那個獄卒為大家揭開面紗。當然,如果僅憑獄卒的一面之詞,也許只會讓皇上重新審理此案,但是未必就會讓丞相有何性命之憂。不過看崔皓氣勢洶洶,而且還帶來了當年事發的獄卒,想必是有備而來,定不是為了讓皇上重新審理此案這么簡單,這一點大家都清楚,畢竟李釋之是當朝丞相,可謂權傾朝野,僅憑他是李皇后的哥哥、皇上的大舅子這一點,如果沒有十足的證據證明李釋之暗箱操作吳卿豐一案,估計沒幾天,他又會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宣政殿。

    就在大家沉浸在遐想之中時,侍衛領著一個人,來到了大殿內。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我的世界地图种子 www.pqubb.ic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