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黃金漁村 >

我的世界0.15.3:850.先惹我的(4)

    朱朱到來后,敖沐陽本想帶她玩兩天,結果他還挺忙,第二天中午他接到了電話,有人舉報說有漁船出海偷捕。

    一聽這話,敖沐陽立馬給海警那邊打了電話,然后自己也帶著執法船出了海。

    他不出海不行,報警電話僅僅給了個大概消息,沒有具體坐標,所以他們得自己在海上尋找這艘偷魚船,這雖然不能說是大海撈針,但也絕對是個大活,光靠海警支隊不行。

    這就是戴宗喜成立民間執法隊的原因,因為預算和編制問題,封海期官方的執法力量有所欠缺,得靠民間力量來支持。

    另外,這也有點以夷制夷的意思,讓來自民間的力量來對付民間的違法勢力。

    海警支隊的巡邏艇是鄭柳年在帶隊,兩船匯合后,鄭柳年問道:“小陽哥,這個電話靠譜嗎?我不是質疑你哈,我們每年也接到老些這樣的電話了,可多數是折騰我們的?!?br />
    敖沐陽說道:“我明白,但這個電話雖然匿名,他們舉報的卻是紅龍漁業的船出海偷捕了,這可信度就很大了?!?br />
    鄭柳年點頭:“確實,紅龍漁業一直干這些打擦邊球的事,去年因為是第一年封海,他們還比較老實,今年看起來要囂張呀?!?br />
    敖沐陽道:“這不是擦邊球,這就是違法;他們要囂張?哼哼,有我在,他們休想囂張!”

    鄭柳年豎起大拇指道:“小陽哥你真吊,不過紅龍漁業,是吧,你明白我的意思,咱們真去弄他們?”

    敖沐陽很平靜的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孫北龍明明知道封海的時候這片海是我罩著的,結果他還是要搞事,那就是他先弄我在前,既然如此,我還講究什么?”

    兩艘船出行,敖沐東看著巡邏艇的背影琢磨了一會,然后說道:“龍頭,我怎么覺得海警不大愿意管這個事???”

    敖沐陽道:“他們當然不愿意管,海里的漁獲又不是他們的,跟他們毫無關系。而抓了孫北龍的船、得罪了孫北龍,鍋卻得他們背?!?br />
    敖沐東遲疑了一下,說道:“對啊,其實咱們也是這樣,龍頭,他們又不去你的漁場偷魚,這樣咱們得罪孫北龍是不是不大合適?”

    敖沐陽道:“他們先得罪我的,我現在不是主動管,我是在等他們上門,然后關門打狗?!?br />
    后面的敖文昌說道:“你這責任心太重了,正義感太強了?!?br />
    敖沐陽說道:“為什么這么說?”

    敖文昌笑道:“你是真把這片海當你的地盤啊,把封海的活當自己家的活了,戴局算是找對人了?!?br />
    敖沐陽搖頭說道:“不光是這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耿金虎的事還沒有結束呢!”

    他可不是給自己找理由,之所以這么認真的對待紅龍漁業偷魚問題,一是為公,二是為私。

    孫北龍以為他出面請個客就把一切事給擺平了,這是把他老敖當什么人了?當他是小姐???打他一炮然后給他扔下點錢就了事?

    絕不可能!

    這個時候除了近海有釣艇和觀景帆船在海上游弋,往深水走就沒有船了,更別說漁船,現在碰到漁船就可以查下,肯定有問題。

    還好他們有時間,在海上游弋了兩個多小時后,一艘大漁船出現在敖沐陽一方的視野中。

    看到這艘船敖沐東直接罵娘:“沃日尼瑪,孫北龍真囂張啊,瑪戈璧的這個時候開大王船出海?他是真會賺錢!”

    大王船是當地漁民的一個俗稱,指的是大型漁船。

    出現的這艘漁船確實夠大,長度估計是大龍頭號的兩倍,海釣艇在它面前就像一只小麻雀看到了安第斯神鷹,差距太大了!

    敖沐陽冷笑道:“現在必須得出大船,市面上的新鮮海鮮都是養殖的,非養殖全是冰庫和冰艙出來的,他要是出海弄上一批新鮮野生魚回去,那不光能賣錢,還能打響門頭?!?br />
    紅龍漁業在紅洋各個市場都有攤位,在一些住宅密集的區域還有門頭,所以他們對新鮮海產是非??是蟮?,孫北龍不缺銷售渠道和客戶,現在每一天斷貨都是斷錢。

    海警巡邏艇聞訊而來,兩艘船一左一右將漁船逼停。

    漁船拋錨,船頭冒出個老大的腦袋,一條大漢滿臉堆笑著喊道:“下面是哪位哥哥?我兄弟蘇金南在不在呀?”

    一聽這話,敖沐陽樂了,這是又碰上老熟人了,黑虎哥,耿金虎!

    距離上次被抓還沒有幾天,耿金虎被這么快就撈了出來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不過這也證明涂新杰其實并不是真心想要拿他治罪。

    這點上敖沐陽很理解,涂新杰要立功、要升職得靠工作出業績,他們打擊走私和海上執法很依靠線人的消息,孫北龍和耿金虎對他來說都有大用。

    所以,他從一開始就知道要報仇得靠自己,靠墻墻倒靠娘娘老,都不好使。

    鄭柳年不是涂新杰,他還年輕,是個熱血海警。雖然他不愿意去得罪孫北龍一行,可職責所在,當發現違法行為后他還是不會坐觀不理。

    巡邏艇擋住了漁船的去路,鄭柳年仰起頭說道:“耿總,讓你的人都蹲在船頭,蘇隊沒來,你也別為難我,行吧?”

    耿金虎繼續堆笑,說道:“哎呀是年哥啊,年哥你好,咱們好久沒見,上次我龍哥請你們吃飯的時候我沒在,我去吃牢飯了,哈哈,真可惜?!?br />
    他開始拉關系,也擺出了孫北龍,可鄭柳年不能不管,否則這事傳出去他這輩子別想在海警系統里升職。

    鄭柳年上船,他一上去耿金虎就屁顛顛的湊近開展感情攻勢,而且他還偷偷摸摸的拿出了個小包遞上去,敖沐陽看到后就問道:“虎哥,你這是拿了什么呀?有沒有兄弟我的一份?”

    耿金虎沒注意他,或者說就沒注意海釣艇,他起初還以為是海釣艇的人通知了海警支隊,一度打算擺平鄭柳年后好好對付海釣艇。

    此時看到敖沐陽的笑臉,他頓時郁悶了:“臥槽,敖沐陽?你怎么也在這里?你現在編入海警啦?哪里都有你,哼哼,你牛逼!”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閱址: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我的世界地图种子 www.pqubb.ic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