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我的世界黑曜石傀儡:第264章 262.總教再次來客(4更求月票求訂閱?。?/h1>

    陳洛陽的意思,陳初華能聽懂。

    她嘆息一聲:“恐怕還是要靠你來動手,我自己這些日子琢磨下來,收獲很有限?!?br />
    說著,她臉色漸漸變得蒼白,身體周圍有仿佛深淵一樣的黑霧涌現。

    陳洛陽點點頭:“可能會有些不適,你忍一忍?!?br />
    說罷,他也不多廢話,直接抬起一只手掌,探入那些黑霧中。

    濃郁的黑霧,無法阻擋陳洛陽的手掌。

    撥開霧氣,在黑霧中心,便有一口黑色的棺材出現。

    陳洛陽的手掌,直接向棺木上伸去。

    越靠近,則越困難。

    就像方才蘇夜同班鴻慶之間一樣。

    而隨著陳洛陽的手掌靠近那副黑色的棺木,陳初華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到得后來,幾乎完全不見血色,慘白如紙。

    陳洛陽的手掌,不動不搖,繼續向前,最終突破那無形的阻隔,一掌按在黒棺上。

    他眼前微微恍惚,心神激蕩不已。

    眼前一切景象,仿佛完全變了。

    自身像是落入另一片時空中。

    先前燕明空那兩人遇到我,被我用“左眼”卷走的時候,估計就我現在的感覺吧?

    我這也算跟她們感同身受了……陳洛陽心中不失冷靜,反而自嘲。

    他控制著自己腦海中的神秘黑壺。

    不過,不是讓黑壺搭救自己,而是盡量讓黑壺不要有動靜。

    一方面,不暴露黑壺,另一方面,則是向盡可能的一探究竟。

    至于安全方面的考量,他嘗試去觸動黑壺里那張玉玦模樣的符詔。

    這符詔眼下還沒能為他所用,對他抗拒,乃至于表現出攻擊的姿態。

    但此刻卻正好被陳洛陽用來幫自己一把。

    輪回的力量意境影響下,同那黒棺相對抗,讓陳洛陽腦海為之一清。

    不過,對方也著實強悍,符詔在黑壺內被震得直抖。

    而陳洛陽卻并沒能把黒棺推開。

    這讓陳洛陽刮目相看。

    尤其是,他隱約生出一種感覺。

    那副黒棺,像是空的……

    黒棺中,仿佛有巨大的吸力傳出,經似乎要把那張符詔,從黑壺里吸出來,吞入自己這邊。

    陳洛陽不驕不躁,反而控制黑壺不要有大動作。

    他只憑自身同符詔溝通,然后與那黒棺的吸力對抗,想看看對方究竟有多大本事。

    有黑壺托底,這種對抗就算輸了也無妨。

    在這個拉鋸的過程中,就足以讓他看清楚很多東西。

    不過,陳洛陽留意到,另外一邊,陳初華本人似乎已經要堅持不住。

    ……其臉色,這一刻就仿佛尸體一樣,全無血色,甚至透出陣陣青灰。

    陳洛陽見狀,松開咱在黒棺上的手。

    黒棺針對符詔的吸力,頓時減弱,符詔在黑壺里重新安定下來。

    隨著陳洛陽把手收回,陳初華那邊的負擔也隨之減少。

    不過,僅僅是情況不在繼續惡化而已。

    黑霧同那副神秘的棺木一起消失后,過了良久,陳初華仿佛才漸漸緩過一口氣來,臉上青灰之色褪去。

    但是,她仍然面白如紙,膚色不見半點紅潤。

    陳洛陽問道:“方才,你具體什么感覺,有沒有不同尋常的東西?”

    “沒有痛楚,沒有幻覺,單純就是精神越來越渙散,意識越來越模糊?!背魯躉成淙徊緩?,但語氣沉穩冷靜:“不過,在最后時刻,我仿佛看見棺蓋打開了?!?br />
    陳洛陽沒有打斷她,只是安靜聽著。

    對面黑衣女子的雙瞳里,少見帶上幾分恍惚的神采。

    她聲音仿佛夢囈一般:“里面好像有個人,但我看不清對方長相……”

    陳洛陽聞言,沉思不語。

    跟他的感覺完全相反…………

    方才在他的感知中,那應該是一副空棺。

    倒不是說他的感覺一定正確。

    陳初華作為真正的當事人,感覺說不定比他這個外來者更準。

    但兩人得出截然相反,南轅北轍的答案,未免有些離奇。

    “是什么樣的人?”陳洛陽面上平靜的問道。

    陳初華搖搖頭:“看不清,連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也無法分辨?!?br />
    陳洛陽言道:“就目前初步看來,這黒棺對你有被動?;さ囊饉?,但這仍然對你本人存在損害,非常危險。

    而且,它在一定程度上壓制了你的修為進步,否則你現在應該有希望突破至第十三境才對?!?br />
    “可惜摘不掉,只好隨遇而安了?!背魯躉緣潰骸暗鼻暗淖純?,我突破至第十三境,在戰斗力上的作用有限,倒不如繼續鉆研這口黒棺,希望有朝一日能主動駕馭它的力量?!?br />
    陳洛陽言道:“你自己把握?!?br />
    陳初華微笑道:“放心,我有分寸?!?br />
    她臉色蒼白的站起身來,向陳洛陽告辭離去。

    轉身之后,背心卻一暖,有勃勃生機涌入,讓她近乎干涸的元氣瞬間恢復,臉色重新變得紅潤正常。

    陳初華剛一怔,聽背后陳洛陽淡然道:“春神句芒,你應該知道?!?br />
    “確實神奇?!背魯躉α誦?,沒有轉頭,繼續向前,出了大殿。

    陳洛陽目送其背影離開,則陷入沉思。

    他剛剛再次試驗了一下,用黑壺查詢對方信息。

    不過這一次,查的不是陳初華本人,而是那口黒棺。

    結果耐人尋味。

    他有心理準備,可能得不到答案。

    眼下黑壺里的血紅瓊漿雖然還算充足,但那黒棺表現出來的意境層次卻極強,血紅瓊漿很可能不夠量。

    可查問黑壺消息,結果并非血紅瓊漿不夠量,而是黑壺沒有反應,不回答這方面問題。

    這可就有意思了……

    陳洛陽獨自坐在坐在大殿中,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敲擊座椅扶手。

    …………

    紅塵界。

    比神州浩土更加廣闊,歷史更加悠久的天地。

    南楚皇朝,在這紅塵人間,已經立國數千年,一直是紅塵中最頂尖的大勢力,疆域遼闊。

    在南楚境內,眾多宗門世家林立,但基本都要奉南楚號令行事。

    不過,這其中也有例外。

    首當其沖者,便是當世有數最頂尖的圣地名門,先天宮。

    這是能與南楚相提并論的龐然大物。

    只是紅塵的最頂尖圣地中,先天宮一直都很低調,是以大多數時候,都跟南楚皇朝相處和睦。

    有些時候,雙方還會互為奧援,守望相助,共同對抗其他外來的強敵。

    但一般而言,先天宮很少涉足外事,他們更樂意守在自己那一畝三分地里。

    不過今天,這里的寧靜被人打破。

    有特使,自南楚皇都,轉成趕來先天宮。

    目的是借先天宮一件寶物。

    “三殿下,宮主正閉關潛修,不得他允許,我等無法做主?!閉寫腿說睦險咚檔?。

    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一身明光袍,神色沉靜:“不知宮主近日是否會出關?這次確實冒昧打擾,但情況緊急,不得不為之?!?br />
    老者言道:“宮主并非閉死關,所以用不了太長時日,應該就會出關,但具體日期,恕老朽無法給出準確答復?!?br />
    那位南楚皇朝三殿下說道:“那樣的話,方便我們在這里等宮主出關嗎?”

    “沒問題,老朽這就吩咐下面,為三殿下安排住處?!崩險嘰鸕?。

    “有勞李老?!蹦銑首鈾檔?。

    老者離開后,那三皇子的屬下輕聲說道:“殿下,不如還是請下面那些宗門的人出手吧,他們不像您一樣修煉輝煌譜,按以往慣例,他們第十五境可以降臨那紅塵下的天地?!?br />
    南楚三皇子淡淡說道:“等于告訴他們,景王叔和四弟,都拿一個同為第十四境的對手沒辦法?不夠讓人看笑話的?!?br />
    那手下人當即低頭:“是小的失言,請殿下恕罪?!?br />
    三皇子隨意的擺擺手,那侍從連忙退下。

    他本人則望著眼前的先天宮不語。

    方才的解釋,確實是一重考量,但不是最重要的。

    如果他沒弄錯的話,老四是為了找一件很重要的寶物才下去,結果丟了性命。

    整理收拾他的遺物,他近來似乎在追查傳說中的天書殘頁…………

    如果情況屬實,那著實非同小可。

    這事情,眼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說不得,自己要親自下去一趟。

    可惜至尊為紅塵設下藩籬,自己很難降臨那方名為神州浩土的天地。

    現在只希望能從先天宮得到幫助,但愿還來得及……

    南楚三皇子隨那老者前往客房,在先天宮中住下。

    …………

    與南楚接壤的勢力眾多。

    其中一家,便是這紅塵界里的古神教總教。

    而今,神州浩土那邊的消息已經漸漸傳開。

    古神教內部對自家在神州浩土的一脈分支,則觀感非常復雜。

    那個年輕人,展現出了驚人的潛質與能力。

    神州古神教歸宗歸源,也將讓紅塵界的古神教總教,成功掌握紅塵下一方天地。

    一方完完全全只屬于他們古神教的天地,完美的后花園。

    可對方卻也表現出明顯的不甘居人下之意,桀驁不馴,野心勃勃。

    這讓紅塵總教這邊爭論紛紛。

    尤其對于幾位有希望接任教主之位的高層強者來說,神州那邊的不敬只在其次,陳洛陽不甘居人下的態度才更讓他們在意。

    總教青龍殿中,一位老者向一個青年男子吩咐道:“牢記你此行的使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我的世界地图种子 www.pqubb.ic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