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江湖梟雄 >

我的世界编辑器下载:第一百二十四章 三臺出租車

    酒店宴會廳內。

    張士杰進門后,徑直走到了楊東等人的酒桌前,咧嘴一笑:“喝著呢,東子!”

    “姓張的,你來干什么?”林天馳看見張士杰到場,頓時冷著臉喝問一句。

    “呵呵,我這不是聽說東子和羅漢的案子,做出了無罪審判,過來給你們道個喜嗎!”張士杰說話間,從手包中拿出了一個紅包,放在了楊東身前,笑容滿面:“咱們都是一家人,今天這種大喜的日子,我如果不來,被外人知道了,肯定還以為咱們三合公司內部,鬧出了什么不可調和的矛盾呢,呵呵!”

    “嘎嘣!”

    羅漢聽完張士杰的話,緊握的拳頭關節泛響,強忍著怒氣,他雖然脾氣暴躁,但也知道,今天這個場合,他們如果跟張士杰吵起來,這個人真的就丟大了。

    “東子,羅漢,恭喜??!”張士杰見幾人都沒對自己的話作出回應,臉上什么變化都沒有,依舊笑瞇瞇的開口。

    “哎,謝謝!”楊東見張士杰開口,微微點了下頭,隨后對劉悅那張桌子喊了一句:“小傲,給士杰找個座?!?br />
    “你們先忙,一會咱們好好喝點!”張士杰聞言一笑,跟幾人打了個招呼后,跟在張傲身邊,向旁邊的桌子走去。

    林天馳看著張士杰的背影,眉頭微蹙:“這個姓張的,臉皮也太他媽厚了,之前都跟咱們對簿公堂了,今天竟然還有臉來這吃飯!”

    “張士杰今晚到場,無非是聽說了咱們洪水灣的工程過了審批,發現三合還能活過來,想要緩和一下咱們之間的關系,讓自己以后能繼續從中分一杯羹罷了,不過來者是客,他既然帶著笑臉來了,在今天這個場合,咱們總不能跟他撕破臉,讓外人看笑話?!毖疃諮毯兄刑匠鲆恢а?,邏輯清晰的輕聲回應道。

    “什么意思,你還想接納他???”林天馳聽見這話,頓時一臉厭惡。

    “張士杰當初加入三合公司,就是奔著利益來的,像他這種商人,行事準則無非是利益至上,所以在三合遭受危難的時刻,他自然要去規避風險,但平心而論,咱們在一起搭伙了這么久,他除了想討回自己應得的利潤之外,也沒做過什么對不起咱們的事?!毖疃哉攀拷蘢齔雋艘桓霰冉俠硇緣鈉蘭郟骸壩墑掄?,必先容人,且需容常人不能忍之所忍,目前來看,張士杰的行為,還沒有逾越咱們的底線,不管三合以后還會不會接納張士杰,但大家相識一場,咱們沒必要給自己增添一個敵人?!?br />
    “癩蛤蟆爬腳面,不咬人膈應人!”羅漢言簡意賅的插了一句。

    “來,喝酒吧?!毖疃腫煲恍?,端著杯岔開了話題。

    在桌上的三兄弟當中,楊東的性格始終是比較寬容的,因為他是草根出身,所以對于人性中的劣根性更加了解,也更具包容性,雖然因為之前的幾次事,楊東已經對張士杰產生了些許不滿,可是此刻張士杰既然帶著笑臉來了,而且還把姿態放到了最低,楊東也著實拉不下臉來將他攆走。

    張士杰這個突然出現的小插曲,并沒有影響到酒宴熱烈的氣氛,而楊東和今天的來賓們,雖然表面上一團和氣,可心大家中也都明白,雙方只是互相利用的關系,所以交流之間,盡是虛與委蛇的客套。

    這種完全從利益角度出發的酒局,讓羅漢這種直性子顯得漫不.經心,楊東雖然面上處之泰然,但實際上也對這種酒局興致缺缺,而善于交際的林天馳,對于這種場面倒是如魚得水,一頓飯的功夫,手機中至少存了二三十個電話號碼。

    酒桌上,畢方看著在不遠處正在跟人摟著脖子稱兄道弟的林天馳,笑著看向了楊東:“今天晚上這個酒局,你們哥三個里面,只有天馳領會到了我真正的用意,知道利用自己積累的名聲,去換取一些實用的資源,他這種性格,在社會上是最吃得開的?!?br />
    “是啊,天馳在交際方面的能力,的確很強?!毖疃員戲降幕捌母性尥?,但隨即莞爾:“不過天馳接觸的人太雜了,說實話,我并不認為,他用這種虛頭巴腦的方式,能交到什么真心朋友?!?br />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嗎,酒肉朋友,也是朋友,這個社會上,只顧低頭看著腳下的地面走路,是行不通的,你也得學會昂起頭,看著身邊虛偽的笑臉,并且同樣報以微笑?!北戲蕉似鵓票疃雋艘幌攏骸澳惆?,是一個馴善與兇狠交織的梟雄,明進退,懂取舍,為人處事比較穩重,考慮問題也全面,能夠維護好身邊的關系,但不是很善于交際,而林天馳呢,則是一個被生活淬煉出多副面孔的左右逢源之人,他深諳世故,不管是跟人還是跟鬼,都長袖善舞,只是欠了一些殺伐果斷,而羅漢六親不認,只要脾氣上來,跟誰都能翻臉,跟你和天馳比起來,他雖然少了一些手段,但又多了一分霸氣,可偏偏欠缺你的沉穩……天馳如果單飛做生意,能取得一些成就,羅漢自己去社會上混,應該也能混的不錯,但是如果沒有你的話,他們倆誰都走不不了太遠,目前看來,你們這個組合酌盈劑虛,還挺完美的?!?br />
    “畢哥,你玩笑了,我們哥仨在一起,跟彼此的性格沒太大關系,只是從小玩到大,已經對彼此產生依賴罷了?!毖疃⒚揮腥賢戲降幕?,因為他相信,在林天馳和羅漢心中,也一定從未把三人之間的關系,看做是一個利益組合。

    畢方見楊東另有見解,也就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話鋒一轉道:“現在劉寶龍倒了,接下來的路該怎么走,你心里有譜嗎?”

    “我們一路走到現在,雖然磕磕絆絆,但結局總是好的,現在劉寶龍這個麻煩沒了,我們的工程也過審了,接下來,我想先去呂建偉那邊,把他拖欠的工程的尾款收回來,然后找個合適的位置,把公司重新支起來,繼續從事綠化行業,但現在呂建偉已經用不到我了,估計以后的路,只能由我們自己去闖了,我已經想好了,不貪大,慢慢的去接一些小工程,穩扎穩打的走幾年?!毖疃雜錆芴鉤系幕賾α艘瘓?。

    “穩點走,你的路還長呢?!?br />
    “哎!”

    “……”

    雖然江湖人士普遍酒量上佳,而且喜歡喝酒,但是今天楊東安排的這頓飯,明顯不是一個能讓大家喝的盡興的場合,所以到了晚上九點多鐘,酒局已經逐漸接近了尾聲,有了第一桌客人離席之后,眾人也紛紛跟楊東打了招呼,借口離開,而楊東也沒挽留,帶著羅漢和林天馳等人,開始逐一送客。

    ……

    酒店門前,等酒宴上的客人們散盡之后,楊東邁步走到了畢方的車邊,微微俯身,隔著車窗看向了車內的畢方:“畢哥,換個地方,繼續透一下???”

    “晚上都喝這么多了,還透什么?!北戲槳諏訟率?,推辭道:“我歲數大了,喝點酒就上頭,而且今天羅漢剛剛釋放,你們年輕人的事,我這個老家伙,就不跟著摻和了?!?br />
    “要是有姑娘呢?”楊東狡黠一笑,語速很快的補充道。

    “你就是給我整個仙女,我也不去?!北戲竭腫煲恍Γ骸懊魈焓俏葉由?,我和你嫂子已經答應了孩子,要帶他去海洋公園玩,所以酒喝的太多,不合適?!?br />
    “你要是這么說,我還真沒法繼續留你了?!毖疃戲秸嫻撓姓?,也就沒再挽留:“明天我定個蛋糕,給孩子送過去!”

    “行,一會我把飯店地址發到你手機上?!北戲揭裁桓疃推?,點頭應了一聲。

    楊東聞言,對駕駛位的張興點了下頭:“興哥,路上注意安全?!?br />
    “放心吧,沒事……哎,你們要是真有娘們,一會別忘了給我打個電話?!閉判宿油坊賾?。

    “妥了!”

    張興聞言咧嘴一笑,隨即將車掛檔,消失在了街道盡頭。

    ……

    兩分鐘后。

    隨著客人散去,楊東、羅漢、林天馳、劉悅、張傲、黃豆豆六人,站在了酒店門前的臺階上。

    楊東叼著煙,看了一眼燈火璀璨的街頭,又看了一眼身邊眾人,心情頗感舒適:“咱們接下來是什么計劃,換個地方接著喝,還是回旅店睡覺?”

    “找個地方,接著喝點吧,最近這段時間,我在看守所里面,什么都不想,就是想酒,而且剛才屋里那個氣氛,我喝的也不盡興?!甭蘚喊舌拋齏?,意猶未盡的開口道。

    羅漢話音落,楊東看了一眼其余人也有些動心的小眼神,笑著點頭:“也行,那就換個地方,咱們哥幾個好好喝點,然后找個洗浴,就當給你接風了?!?br />
    “哥,安排妞不?”黃豆豆聽見洗浴二字,頓時夾著褲襠開口問道。

    “妞是別想了,我能請你搓個澡,就正經算是不容易了?!?br />
    “哥,那你能給我找個女搓澡工嗎?”黃豆豆十分機智的追問了一句。

    “你還真不挑食!”

    “哈哈!”

    “……!”

    兄弟幾人說笑間,便開始邁步,向停車的方向走去,剛走了沒幾步,張士杰便一把推開酒店的門,撒腿追了出來,同時提高音量:“東子,你等會!”

    “刷!”

    聽見張士杰的喊聲,眾人下意識回頭,隨后集體皺眉,張士杰因為當初擠走劉悅,還有后來起訴三合的事,已經將自己在公司內的名聲徹底搞臭了,所以在場的幾人,除了楊東以外,其余人是真心有點煩他。

    趁著幾人轉身的功夫,張士杰已經邁步跑到了楊動身前,氣還沒等喘勻,臉上便綻出了一個笑容:“你們幾個走了,怎么沒叫我一聲呢?要不是服務員跟我說樓上已經空了,那我還在大廳里傻等呢,呵呵?!?br />
    “你還有事???”楊東看見張士杰特意追出來,開口問道。

    “也不算有事,這不是咱們這群哥們,已經很久不在一起聚了嘛,難得大家今天湊齊了,所以我想做個東,跟大家一起聚一聚,熱鬧一下?!閉攀拷芐ψ嘔氐?。

    “今天大家都沒少喝酒,挺乏的,要不然咱們改天再約吧?!毖疃暾攀拷艿哪康?,直接找借口搪塞一句。

    “別呀,我在酒吧那邊,把酒和卡座什么的都給訂好了,你們要是不去,那我發過去的定金,不就白瞎了嗎?!閉攀拷艽由潭嗄?,深諳世故圓滑之道,雖然他心中明知道楊東比較煩他,但還是明知故問的開口:“東子,你是不是還因為我起訴你的事,生我的氣呢?”

    “呵呵,沒有?!毖疃痔斐廴绱酥卑椎難?,有些抹不開面子的回應道。

    “東子,我承認,去法院起訴你的事,是我目光狹隘,把事做錯了,可是朋友之間磕磕絆絆的,不也正常嗎?!閉攀拷芩匙叛疃幕安緗恿訟氯ィ骸拔醫裉燉湊夷忝?,也是想趁著這個機會給你們認個錯,大家把話說開,你放心,咱們今天喝完酒,明天我就去法院撤訴,至于剩下的工程尾款,你什么時候有錢,就什么時候再給我,我肯定不催了……給我個面子,喝一杯去,行嗎?”

    “行,既然你想聚聚,那就走吧?!貝絲陶攀拷芤丫炎頌溝惱餉吹?,楊東也實在找不到什么反駁的理由,只好點頭應了一句。

    “呵呵,走吧!走吧!”張士杰見楊東點頭,心情不錯的拍了拍他的胳膊:“我在前面帶路,你們開車跟著我就行?!?br />
    楊東身邊,其余眾人見張士杰的態度如此誠懇,心中的惡氣也消散了幾分,加上大家本來也要出去喝酒,此刻張士杰既然愿意做東,索性也就沒什么意見,都跟著上車了。

    ……

    半小時后。

    張士杰的私家車和三合的面包車,一前一后的停在了市中心某街區,一家叫做漫漫國際俱樂部的夜店門前,隨后一行七人,先后走進了店內。

    “吱嘎!”

    楊東等人進門還不到五分鐘,三臺出租車隨即也在酒吧門前停滯,車門敞開后,已經明顯喝懵逼的匡宏,舔著當初被劉悅踢出豁口的兔唇,帶著七八個同樣醉醺醺的小青年,也搖搖晃晃的向迪吧內走了進去。

    【Ps:本章四千字?!?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我的世界地图种子 www.pqubb.ic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