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劍破拂曉 >

我的世界籽岷解说:0068 故事有真相 老人有曾經

    剛剛背上刑罰,刑真太不自在了。走路慢不說而且搖搖晃晃。試著練習拳把式,歪歪扭扭像是剛學會走路的稚童。

    即便如此,刑真沒有停下腳步。山寨里面還有一個人知道真相,并且肯講給刑真聽。

    刑真先是去大廚房拿了一壇子酒,帶上了自己的有肉小灶。當然不忘記留下點銀子,刑真依然不會白拿山寨一分一文。

    管老頭常年失明,一切感知全部來自于的耳朵。久經磨礪聽力異常,聽腳步聲便知曉是刑真到來。

    笑著問:“今天怎么了,腳步聲比往常沉重不少?!?br />
    刑真打馬虎:“沒事沒事,今天有些不舒服,下腳沒輕沒重,管老無需多心?!?br />
    管老頭喜歡這個經常來聽故事的小家伙,也就沒有過多琢磨。

    “今天的山寨特別安靜,人都去哪里了??!?br />
    刑真答道:“出去打獵了,我太小實力又弱,所以沒被帶上。對您的故事特別好奇,想來繼續聽這位女子的傳奇故事?!?br />
    少年心底則一直在懺悔:“娘親莫要見過,公布身份怕管老不告訴我秘密。僅此一次,絕對不會再犯?!?br />
    管老土砸了砸嘴:“哦哦哦,也難怪,馬上就要除夕了。得多打些山珍回來?!?br />
    隨后老人家抽抽鼻子:“小子帶好吃的來了?還有酒?!?br />
    刑真笑道:“有有有,好吃好喝的都有。今天廚房改善伙食,先給管老帶過來一些?!?br />
    管老頭兒沒多想,流著口水笑道:“好好好,吃飽喝足有力氣講故事。來來來先扶我起來,喝上幾口?!?br />
    刑真扶起管老頭,半仰斜靠在床頭,笑著說:”這些天有勞管老一直為刑真講故事,今天我來喂您吃飯?!?br />
    少年孝敬老人自然高興:“好好好,今天老頭也享受一次?!?br />
    溜了一口白酒,潤了潤嗓子,管老頭兒問道:”你是姓,他也姓刑,真是緣分?!?br />
    “可惜了不是一個刑,想想主人的孩子,現在也有你這么大了吧?!?br />
    說道這里,老人頹然嘆了口氣:“可惜南涼太遠,我這把老胳膊老腿不能跑一趟。不然一定要去看看,主人和孩子在南涼有沒有受苦?!?br />
    刑真安慰:“管老放心吧,您說的人一定會健康成長?!?br />
    管老使勁點頭:“那還用說,主人一定會悉心照顧自己的孩子。誰敢對他不好,敢讓我知道,看我不打折他狗腿?!?br />
    “哼,山寨這幫老家伙,死活不肯帶我會南涼走一趟?!?br />
    刑真遞出的米飯微微停頓,仔細打量著眼前雙目失明雙腿殘疾的老人。一種欽佩和敬重,在心底無聲無息蔓延。

    老人家察覺不對:“小子,想什么呢。我嘴巴等半天了?!?br />
    刑真微微一愣:“管老別著急,馬上來了。您這么好的老人家,我以后可不可以叫您爺爺?!?br />
    管老頭當即眉開眼笑:“當然可以,老頭子我膝下無兒無女,巴不得有個孩子每天聽我講故事。只要你不嫌煩,老頭子天天給你講?!?br />
    刑真抹了抹眼睛:“好,刑真天天來聽爺爺講故事?!?br />
    若非管老頭兒沒有眼球,現在恐怕早已眼淚縱橫。顫顫巍巍抬起手掌,似乎在尋找什么。

    刑真放下手中碗筷,雙手移至老人手背,慢慢靠近自己的臉龐。

    管老頭兒驚疑不定:“真像、真像?!?br />
    刑真含糊其辭:“管老別多想了,趁著菜還熱,多吃點多喝點。有力氣了好講故事?!?br />
    提起講故事,管老頭興致高漲:“今天想聽什么故事?”

    刑真答道:“就聽白衣重劍女子的故事?!?br />
    呃,打了幾個飽嗝,管老頭摸摸肚皮:“吃飽了喝足了,今天吃得多,故事也會講的多?!?br />
    刑真回道:"洗耳恭聽?!?br />
    “好,我就講講在我有生以來,見到主人最威武的一次,也是最讓我傷心的一次。

    “周邊城池相繼叛變,以前的盟軍變成了敵人。兵分六路浩浩蕩蕩圍困我們。主人帶領我們孤軍奮戰,死守南涼城池。沒有糧食就出城掠奪敵人的戰馬,打到最后,敵人居然將騎兵全部撤回?!?br />
    “敵人整整集結了百萬大軍,主人帶領三十萬守軍。堅持一年,無數次抵住敵人扣關?!?br />
    “主人帶領三十萬大軍,殺了敵人百萬之眾??墑譴蚶創蛉?,敵人還是百萬,并且有源源不斷的增兵補充,兵力越來越多。兵強馬壯糧草充足,誓死要將我們全殲?!?br />
    “主人智謀過人,利用疑兵嚇退一路。令某事勸說退兵兩路。有兩路被主人摸清虛實,不過是來做做樣子。分別以一千精兵阻擋?!?br />
    “糧草已斷,主人帶領五萬將士出城迎擊正面主攻敵軍。五萬對八十萬?!?br />
    “出城前,主人站在墻頭。遙望僅僅剩余的五萬大軍。古井無波對眾人說,所有將士有選擇生存的全力。留在城中等待做伏兵,可有一線生機。出城迎戰生死難料,全憑自愿絕不強求?!?br />
    “結果五萬士兵沒一個退縮,高喊著誓死追隨都督。眾官兵跟喝了雞血似的,嗷嗷直叫往外沖?!啊蹦翹?,我喝了這輩子最美的酒,鼓起了這輩子最壯的膽。五萬將士也是如此,噼里啪啦酒碗摔滿地,空氣中夾雜著烈酒的芳香?!?br />
    “主人騎著高頭白馬,一襲白衣立身兩軍中間??茨羌蓯?,就像是要一個人對戰八十萬大軍?!?br />
    “其實想想也不是沒有可能,如果對方沒有足夠的武者和神修。相信主人有實力一人戰八十萬普通軍士?!?br />
    “只見主人一人靜靜的坐在白色高頭大馬上,身后的黑色重劍突然飛起,扎眼功夫消失不見?!?br />
    “沒多久,重?;乩吹氖焙?,上面擎著敵軍元帥的頭顱,你說霸氣不霸氣?!?br />
    刑真默默的撫摸了一下身后的刑罰。

    “主人適機號令三軍,五萬大軍瞬間被點燃氣士。沖殺的喊聲比天雷還要響亮?!?br />
    “別看人少,五萬大軍壓著八十萬打。沒多久干掉了他們十余萬官兵。當然我們也折損了一萬多。血肉橫飛尸骸遍地,就像是人間地獄?!?br />
    老人黯然“我的腿和眼睛也是在這場戰爭中受傷。不過和那些丟掉性命的老兄弟比起來,不值一提?!?br />
    隨即管老頭神色緊張無比,雙手緊緊握拳,周身肌肉跟隨顫抖,怒罵了一聲。

    “該死的敵軍,烏央烏央出現了一片神修和武者。瞬間將我軍的山上人包圍,就像是大海沖擊礁石,轉眼功夫淹沒,”

    “最可氣的是,主人一個弱女子,被六柄飛劍圍攻,九位金甲力士堵截。主人身邊時而電閃雷鳴時而火勢兇猛?!?br />
    “主人的威武豈是他們能比得了,一人一劍獨戰群敵。起初時雷霆無法臨近主人一丈內,烈火更不用說,兩丈開外自行熄滅?!?br />
    “主人揮動重劍,一劍劈出飛劍碎裂,又是一劍橫斬,金甲力士當場化做碎片?!?br />
    “一團黑色物質臨近主人,只見長劍橫掃,黑色瞬間煙消云散?!?br />
    刑真打斷疑惑問道:“黑色是什么?"

    管老頭搖搖頭憤憤道:“我實力太低,沒機會接觸那些東西?!?br />
    “主人自己無所畏懼,完全有能力殺出八十萬大軍自行逃亡??上е魅嗣揮心敲醋??!?br />
    “斬殺圍攻自己的神修和武者,騎著高大白馬殺入如潮水般的修士群?;八嫡饌犯嘰蟀茁砭灰話?,奔跑起來不弱于飛劍的速度?!?br />
    “白馬迅猛主人霸道,殺人修士群,頓時血肉橫飛,很難有人是重劍的一合之敵?!啊笨上е魅松淼チΡ?,無法殺光所有敵軍修士。后來敵軍修士中出現了一位很普通的老人,居然可以和主人拼的不相上下?!?br />
    “又有敵軍修士聯手,圍攻下擊殺了高頭白馬?!?br />
    老人越說聲音越小,帶著悔恨:“可惜啊,我只看到了白馬被擊殺,隨后身受重傷,雙眼雙腿被人打廢,再也看不到主人的風采了?!?br />
    “聽說主人艱難度過一觀,現在仍然駐守南涼?!?br />
    刑真迫不及待追問:“管爺爺,您知不知道那位和重劍女子打的不相上下的老頭兒是誰?”

    老人搖頭:“不知道,說到底還是實力不夠,無法接觸太多?!?br />
    突然外面寒風大起,將門窗掀開。木屋內寒氣倒灌,床單等噗噗作響。

    管老頭耳朵微微顫動,年邁的胳膊迅速探出。一把抓住刑真,嚴肅問道:“你后背是什么,有劍鳴聲響?!?br />
    不等刑真反駁,老人家力氣大的嚇人,輕松將刑真拉近身邊。

    少年甚至沒看清老人何時出手,便感覺到背后露出的劍柄上,覆蓋了一只蒼老的手掌。

    管老顫抖著雙手,死死地握住劍柄。不停的重復:“沒錯沒錯是他,你說,你是誰?你來自哪里?別騙我,我眼瞎人不瞎?!?br />
    刑真見無法隱瞞,便一一說出。最后誠摯道:“管爺爺,我不是有意騙您的,只是想知道更多娘親的過去。請您不要怪我說謊?!?br />
    老人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或許或是哭夾雜著笑。象征性的抹了把眼睛。

    “我怎么會怪你呢,高興還來不及??煒旃?,給我好生摸摸?!?br />
    刑真靜靜的坐在床鋪,老人輕輕的撫摸。管老頭不在言語,深陷遙遠的回憶。

    良久良久不知幾時,老人發出微不可聞的聲音:“我累了,今天就講到這里吧。我累了,你先回去吧?!?br />
    刑真默然,道了一聲:“好?!?后不情不愿的關好門窗,一個人落寞離去。

    待聽得少年遠去的身影管老頭回光返照。用盡全身力氣,無法行動的雙腿緩緩彎曲。

    慢騰騰落到地面,雙腿的劇痛刺激的老人家額頭密布汗珠。猛一咬牙,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管老頭面部幾近扭曲,嘴角不停抽搐。兩條腿骨如同從新被打斷,痛徹心扉折磨老人。

    管老頭不管不顧,咬著牙身軀緩緩伏地。興奮的望著刑真離去的方向,笑容似乎將縱橫交錯的走穩撫平。

    "龐老頭楊老頭兒你們騙的我好苦,主人劍不離身。如今劍在人不在,主人兇多吉少?!?br />
    管老頭跪伏向刑真離去的方向: “鳳羽軍羽字營馬前卒管正,拜見少主?!?br />
    老人家絲毫不珍惜剩余的丁點兒氣力,聲音越來越高。

    “拖著殘軀還能得見少主一眼,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剛剛冒犯撫摸少主臉龐,并且讓少主喊老奴為爺爺。實乃罪大惡極,請主人責罰,管正死而無憾?!?br />
    “管正愿追隨主人而卻?!?br />
    用盡最后的力氣,說完了畢生想說的話。跪伏在地的身影定格一般,久久沒有移動。

    老兵管正享年79歲,卒。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我的世界地图种子 www.pqubb.ic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