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女生頻道 > 綜漫世界當女王 >

我的世界原版如何后台挂机:第343章:第一個死者

    “你倒是游的還挺快的嘛?!痹渡膠鴕逗托±?,兩個人是在服部平次跳下去的那個地方,一直在喊著服部的名字。

    但是服部平次探出頭來的時候,他人已經來到了中下游的位置。

    遠山和葉,沒有想到服部平次還能游這么快,于是忍不住的就想要夸贊一下。

    “我是被沖到這里的。笨蛋”服部平次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用一種非常鄙夷的眼神看著遠山和葉,也就只有服部平次敢如此的稱呼遠山和葉了。

    他們兩個是青梅竹馬。

    “你早知道現在的潮流很快呀?!痹渡膠鴕隊行┏綈蕕目醋歐科醬?。

    服部平次現在正好穿上衣服,正在往岸上走呢,歐陽天天看見柯南一臉怨恨的表情,不得不說,柯南是真的擔心服部平次的安危。

    “嗯,對呀,那個大叔不是說過了嗎?她說這附近一代常??梢宰サ街竇雜愕難??!比肥的歉齟笫逅倒餼浠?。

    “那是一種在潮流快速的海域活動的回游魚,天上又可以看到一堆專門吃這種魚的海歐啊?!狽科醬胃渡膠鴕督饈土艘幌?,歐陽天天也大概了解了一點兒。

    “那你剛才會急忙的沖出來找平良姐姐,就是因為…………”小蘭問道。

    “沒錯,那個大姐如果在那之后又跑到海里面潛水的話,恐怕就會有被這里的潮流沖走的可能?!狽科醬臥諉揮泄ぬ儺亂輝諗員叩撓跋煜?,整個人還是非常在狀態的,只要是發生命案的時候,他關西名偵探的稱呼就會很好的顯示出來。

    “這么晚了,我還以為你是什么潛水的高手呢,竟然一下子就扎進了海里面,萬一你要回不來,那不就完蛋了?!彼淙凰幌倫觩ò jiě出來這么多的東西,確實很厲害,但是總不能每天都冒著自己生命危險去去了解另外一件命案是如何發生的吧,一命換一命,這種事情有一點兒太過了。

    歐陽天天這么一說話之后,遠山和葉就生氣了,本來不想提這件事情的,但是剛剛跳水的那一下,遠山和葉真的覺得可能一輩子都看不見服部平次了。

    總覺得不能讓一個人在這里生悶氣,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說給服部平次知道。

    “你怎么可以自己淺到這么危險的海域里呢?”興師問罪的狀態立刻就出來了,歐陽天天雙手抱胸,只是拿著一種看好戲的態度去觀看他們兩個人。

    “笨蛋,我只不過是想早點兒把這件命案給解開罷了?!狽科醬渦睦鏌卜淺5牟宦?,自己冒著生命危險去調查這些事情,回來了,大家沒有擔心的表情,每個人都好像是在責備自己。

    柯南站在一邊,也有許多的抱怨“對呀,對呀,平次哥哥絕對不是這種人,他才不會為了要打贏小五郎叔叔就趁機調查跟這次案件有關的資料的這種事情?!?br />
    “對呀?!笨履系惱廡┗八低曛?,讓服部平次瞬間沒有了反抗的機會了一點,說話的理由都沒有了,服部平次整個人就只能在那里尷尬的傻笑。

    畢竟在自己的內心里面,還是想要把毛利小五郎給打敗的,畢竟這代表的是兩個城市之間的戰爭,而不是兩個人之間的。

    大家都很在乎這場兩個人之間的推理戰爭,其實說白了,這場戰爭是服部平次跟工藤新一之間的爭斗,畢竟毛利小五郎所有的推論都是工藤新一給完成的。

    柯南和服部平次兩個人只能在那里尷尬的笑,制作人看著天色也不早了,大家也不能總在這里呆下去,應該趕緊坐船離開這里,這里是無人島,沒有人居住,肯定也沒有食物,到時候如果真的被困在這里的話,還不就完蛋了。

    “既然這樣的話,有什么話,我們等把平良小姐的尸體搬上船以后再說吧?!碧焐丫輝緦?,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里。

    “你說要把尸體搬到什么地方?”兇神惡煞的叔叔看下海邊,尋找了一圈之后,也沒有發現船只。

    “當然是搬到船上啊?!敝破擻智康髁艘淮?。

    可能是因為條件反射的原因,制片人說完這一句話之后,大家的眼神兒都看上了碼頭的位置,原來的那艘船已經不見了。

    “我們剛剛乘坐的那艘船已經不見了耶?!迸費秈焯旎姑揮邢氳絞慮榛岜淶謎餉叢愀?,只是覺得死了一個人而已,但是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難道幾個大活人要守著這個尸體在這里過一晚上嗎?這樣看起來是不是有一點兒太危險了呀。

    “真的呀,那艘船根本就不見了?!斃±己馱渡膠鴕讀礁鋈艘哺芯醯攪蘇鵓?。

    現在的事情已經變得非常的明顯了,我們大家沒有辦法離開這座無人島了。

    “那個船長該不會是因為這里出了人命就嚇得回去了吧?!閉詘嶙攀宓哪歉瞿腥?,眉毛緊鎖,有些怨恨的看著碼頭的位置。

    “拜托,發生了命案這件事,只有我們幾個發現了尸體的人,才知道吧?!備嶄漳切┰憊せ掛蛭科醬緯さ帽冉夏昵?,所以瞧不起服部平次,現在就被服部平次瞧不起了吧。

    “那個船長就是殺人兇手了,他在我們跑出窗外,找尋平良小姐下落的時候,就先開船,繞到小島后面的海灘上,在尸體旁邊留下那些文字?!繃磽庖桓齙プ攀宓娜艘部妓檔攪?,他們現在有一種推卸責任的情況存在。

    “我覺得不可能是那個司機的,剛開始的時候是柯南,還有服部平次兩個人沿著海岸尋找的,如果真的有船,再行動的話,他們兩個其中一個應該會看見,而且小蘭我們三個人應該也會看見才對?!閉餉醇虻サ奈侍?,連歐陽天天都能夠知道,為什么這些工作人員就是想不到呢,服部平次甚至都不愿意去解決這么簡單的問題。

    柯南和服部平次兩個人對著歐陽天天拍了拍手。

    “無論怎么樣這件命案的關鍵一定就握在那個船長的手上?!畢衷詵⑸庵質慮?,大家沒有感到害怕,而是將所有的原因都歸結到了那個消失的船長身上,其實這也很正常,畢竟誰不在誰的嫌疑就會很大,但是歐陽天天覺得那個船長不是一個壞人,雖然沒有看見那個船長的臉。

    歐陽天天反倒是覺得這個兇神惡煞的叔叔好像是傷害這個女人的兇手。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一直待在這里,等待救援船只到這里來再說吧。主要是他們發現有工作人員不在的話,就一定會回來的?!畢己馱渡膠鴕讀礁鋈誦睦锘故怯幸壞愕閬M嬖詰?。

    這個時候制片人又上來打斷了兩個人的對話,連大家這最后一點希望的火光都給澆滅了。

    “不會的,我們今天的彩排其實原本排定是昨天就要進行的,可是因為船只的聯絡耽誤了時間,所以我才會背著制作人在今天偷偷地來這里的?!迸費秈焯轂疽暈恢彼禱暗哪歉鋈聳侵譜魅?,沒有想到他只不過是一個助手。

    “這么說的話,我們這個島上的行程就沒有人知道了?!?br />
    “因為昨天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把這里的彩排給完成了”

    突然之間,他們工作人之間就打了起來,說來也奇怪,吵架之間我們就已經跟外界完全斷了聯系了,甚至我們來到這個無人島的這件事,根本就沒人知道。

    再吵下去也不是辦法,歐陽天天用手碰了碰遠山和葉,遠山和葉,可能是懂了歐陽天天的意思。

    “我看就算沒有船只過來的話,小五郎叔叔也會派人來救我們的,今天晚上我們就先到那個屋子里面去休息吧?!痹渡膠鴕端檔煤芏?,我們現在就算在這里吵架也是干著急,根本沒有辦法離開這里,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待第二天的時候,讓毛利小五郎來救我們,要不然就是我們自己想辦法離開。

    大家聽完遠山和葉說的之后,覺得也是非常有道理的,于是搬弄尸體的就去翻動尸體,剩下的人就排隊走進了屋子里面。

    歐陽天天每次走到一個陌生的環境的時候,職業病就會犯,總要把這個環境先打量一遍之后再觀察這里是不是安全,其實歐陽天天的這種做法確實很不錯,但是每到一個陌生環境都要打量的話,那確實還是很累的。

    歐陽天天發現這里的燈光已經不亮了,可能是因為年久失修的緣故,這里已經變得老舊,晚上的時間,沒有燈光的話,整個屋子里面就會漆黑一片,于是大家開始對這個物質進行翻找,終于在櫥柜里面找到了幾根蠟燭。

    這些蠟燭的年歲也有一段時間了,他們有的已經折斷了。

    餐廳的位置有一張長方形的餐桌,這里一共有十張椅子,正好是我們在場的這些人可以坐下的。

    到了晚上的時間,看著這空落落的餐桌,每個人的肚子有或多或少的都會叫一叫。

    此起彼伏的肚子叫聲,讓這個尷尬的氛圍變得活躍了起來。服部平次把今天下到海里面觀察到的事情講了出來。

    “今天我潛到海里面的時候,發現海底有一個東西在里面?!狽科醬未蚱屏順聊?。

    “是什么東西在里面?真的有這樣的東西嗎?”一直都在跟服部平次對話的人,只有那兩個工作人員。

    “對這的確是個鐵鏈已經斷了,還長滿了鐵銹的錨”如果說這里真的有錨存在的話,那可能是有船只停留過,每一個傳只停留過的時候,都會把自己船上的錨給扔下去,為了固定船,不讓船被大海給吹走。

    “會不會是一年前在這里喪生的那個人的船呀?”小蘭把在船上聽說的那個故事記到了心里面。

    “是啊,是啊,他先搭船飄流到這個小島上,本來想在這棟屋子里等待一段時間了,誰知道鐵鏈竟然斷了,船就被海浪給轉走了?!痹渡膠鴕端程倜?,兩個女生在那里說的還是津津有味兒的。

    歐陽天天其實非常的佩服她們兩個女生,竟然每次發言都可以把話題拉的那么遠。

    “不是的,我看到的那個錨上長滿了貝殼和海草,它沉在那個海域的時間至少有四五年以上了?!狽科醬斡澇抖際塹諞皇奔浞穸ㄔ渡膠鴕端禱暗哪歉鋈?,可能是為了不讓遠山和葉那么的丟人,于是服部平次找回來一點自尊吧。

    “四五年前的話,那和那件事情的時間蠻吻合的,鎮長家就是在那個時候連續發生了那些事情?!北環科醬翁岢隼湊庖桓鍪奔潿味?,那兩個工作人員就開始竊竊私語起來,不過這個屋子就這么大點,誰說話都能夠聽見。

    柯南正好坐在這兩個工作人員的對面,看見他們兩個在那里竊竊私語,柯南瞇縫著自己的大眼珠,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著他們“什么事情???你們兩個在說什么呀?”用一種小孩子的好奇心去問,這樣也不會引起來大家的懷疑。

    “不過再說這件事情前能不能先說說你們兩個叫什么名字呀?”歐陽天天分不清他們兩個人是誰,兩個男生長得還真像。

    “我叫池間伸朗,我就先說我知道的那部分故事吧?!背丶瀋燉實耐販⑹嗆諫?,而且全身上下有肌肉,穿著一件藍色的背心,整個人的面相看上去還是很有善的。

    “最早是在五年前,鎮長的獨生女,小都小姐突然被人bǎng jià了,過了一年之后又有一個強盜集團,闖進了鎮長家,搶走了她們家的傳家之寶,金屏風,根據鎮長家街道歹徒電話的提示,一年前的那些綁匪?;褂心切┣康?,根本就是同一伙人?!背丶瀋燉示谷歡員鶉思業氖慮槿绱肆私?,歐陽天天甚至懷疑他是不是也是當年強盜團,或者是劫匪里面的其中一個。

    只有參加過的人才會如此了解這件事情沒有參加過的人,就只能聽風是雨,或者到了你這里就成了三人成虎了。

    “那后來怎么樣了呢?”小蘭有些迫不及待,總感覺這個故事的背后有一個悲傷的結局。14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我的世界地图种子 www.pqubb.ic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